天龙座的神矢

宇宙矢人,一个喜欢自娱自乐的人,什么都喜欢

站住!混蛋![安清现paro]

妙啊

昭风:


大概是关于安清的现代的——小段子。
我并不了解关于化妆品的各类事情……所以如果有bug的话请务必评论指出。
只有在开新坑的时候才能感到对旧坑的悔恨,真的是非常灵验啊,这句话。


在我眼里加州清光很爱打扮,希望通过打扮而引起他人注意,这并没有什么错。但他只是“爱打扮”而不是“女性化”“女气”
所以我笔下的清光会对自己十分了解化妆品而得意,这是作为一种“哈哈哈我知道的冷知识你不知道”的心态,而不是女性化的象征。


说来十分惭愧,我对于“化妆品”这种东西了解的并不多……仅限于知道几个有限的名词。不过我的人设似乎就是左拥右抱可爱的女孩子们的啊……?
总有一种今天就是大型翻车现场的感觉。
不过就算翻车了也请您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再评个论证明一下还有人看我的文吧。


1.
旅游前夕。
加州清光脸上敷着一张面膜,一边吹着右手刚涂好的红指甲一边幸灾乐祸的指挥着收拾东西的大和守安定。
“喂安定,你记不记得我那个白色的小瓶子?你把它放哪了?”
“你能不能直接跟我说名字?你的白色小瓶子还少吗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直起身子擦了擦汗,没好气的回话。
“说了你也听不懂。”清光哼哼唧唧的重新瘫在沙发上。
“谁说我听不懂?近墨者黑,托你的福我也学了不少。”安定拉开一个包,在里面翻翻找找,最后掏出来一个装着粉底液的瓶子扔给躺在旁边的清光,正中他的额头,一步到位。
清光疼得嚎了一声,趁安定不注意直接向他踹过去。安定愣了一下,凭借从小练剑道的身手一把抓住他的脚腕,下意识的用力一捏直接把清光从在沙发上咸鱼躺的姿势捏到爬过来开始扯他的头发。两个人就这么幼稚的互掐了一会最后演变成开始挠痒痒。
“别、别挠了……大佬……”清光一开始就躺着,此刻完全处于下风,心里把写着大和守安定名字的小人戳成了筛子却笑的喘不过气来。“安定大佬……安定爸爸我错了……安定小祖宗……”
大和守安定觉得他再叫下去自己得折寿,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了加州清光的胳肢窝。
“呼、呼……”刚刚摆脱魔爪的加州清光一边喘着气重新赖在床上宛如一条死鱼。他鄙视的看了一眼安定,说的慷慨激昂:“像……像你这样不与人民为伍的人……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你是消灭不了我坚强的意志和钢铁……钢铁般的决心的……呼……”
如果他要是不喘气就更好了。
“谁说我不和人民在一起的?”安定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清光,“化妆品这方面我可能的确比不上你但绝对也比正常水平高那么一丢丢。”
加州清光白了他一眼:“等着瞧。”
他心疼的看着自己在一片混乱里划坏的指甲,掏出红色指甲油重新开始涂涂抹抹。安定看着他,认命的叹了口气。
……谁让我当时眼瞎找了个笨蛋呢。
2.
大和守安定在开会。
这次会议十分重要,上司长曾祢为此焦灼了好几天。
其实会议内容倒没什么,但听说对方是长曾祢名义上的弟弟——蜂须贺虎彻。大和守安定曾经见过他几次,每一次都对“一个人可以有多么闪”这个认知刷新了下限。
长曾祢似乎和他弟弟的关系非常紧张,上回在全体员工面前念出蜂须贺的名字的时候声音抖的不行,明显心里慌的一批。
这样的会议,上司肯定是希望万无一失的。
大和守安定在开始会议之前把手机调成静音,决定这次加州清光无论再怎么轰炸他也要心无旁鹭的好好工作不要分神。
结果在会议开始前一分钟还是开了振动。
……果然还是很在意。
会议的前一半还很正常,如果蜂须贺虎彻盯着长曾祢的视线似乎都能擦出火来也能算正常的话。
大和守安定的面上飞起一抹喜色,搞得整个会议室都奇怪的盯着他。
加州清光终于消停了。
结果他刚刚在心里给清光发了朵小红花一条信息就传过来,嗡嗡的振动就像他以为被上司发现时急骤的心跳。
加州清光发过来一张图片。
大和守安定原本打算不理这个什么时候都敢给恋人发微信的白痴,结果加州清光一发就是十好几张图片,末了还配上几条语音。
大和守安定磨着牙。
这个时候发语音,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啊。
但随后的消息就让人笑不出来了。加州清光又发过来一条文字:“安定!快点回复!情况很紧急!”
大和守安定一看心跳就是一个骤停。
……这个家伙又怎么了?
“你还在吗!”
“快点!要到时间了!”
到什么时间?
撕票时间吗?!
“安定!求你快回复我!”
“我一个人没法做出选择!”
大和守安定看着这两条令人窒息的宛如中二少年漫画的台词的信息沉默了。
随后,他举起了手,在两边的人敬畏的目光中说:“对不起,我有事离开一下。”
“什么事?”蜂须贺气势汹汹的瞪过来,刚才很明显和长曾祢打过眼仗眼里还带着愤怒的小火花。
长曾祢张了张嘴,对蜂须贺抢了他的话想表达什么不满,但似乎在权衡了下属的生命安全和自己的生命安全中选择了后者。
“我家恋人……”大和守安定犹豫了一下,继续说:“似乎有生命危险。”
“哦。”蜂须贺的眼神放松了。他挥挥手,“那就去吧。”
旁边的人一副习惯的样子,显然对蜂须贺擅自替长曾弥做决定的事见过不少。
大和守安定鞠躬道了个谢然后飞奔出去,点开未读信息然后茫然的发现清光给他发了十几张口红的照片。
善于实践的好孩子安定戳开那几条语音。
其中一条特别长的很明显是在商场里录的,“安定!我刚刚发现最近我特别喜欢的那个口红的牌子打五折!但我没想好要什么色号,你帮我看看!”
下一条语音:“快点回复,活动一点就结束了!”
安定面无表情的退出了微信,看了一眼时间。
十二点五十六。
于是安定就在走廊里蹲了十分钟,确保活动肯定已经结束之后走进了办公室。
“这么快?”长曾祢目瞪口呆,“你才出去十几分钟。”
“没关系,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安定礼貌的笑笑。
可不是嘛,我亲眼看着的,一共十二分钟。
“已经送到医院了吧?”蜂须贺随口关心道。
“嗯,已经送到了。”安定的嘴角弧度更加上扬。
加州清光最近肯定是要进医院的,他磨着牙想。
只不过不是今天,最快也是明天而已。
3.
某天安定又和清光因为化妆品的事开始吵架。
“你怎么可能了解化妆呢?”加州清光用“哇好不可思议”的眼神看了看大和守安定。“博美犬还不会飞呢。”
我去你个大盘子头,安定微笑着想。
“那我问你个问题。”清光严肃的爬起来,然后又恢复懒洋洋趴着的姿势,趴在床上的长草颜团子抱枕上:“那种液状的、抹在脸上的、可以遮盖皮肤缺陷东西叫什么?”
“粉底液。”安定自信的答道,满脸得意的睨着清光。
“……”加州清光被他的表情一激,差点冲上去对着他的脸给他一拳。他忍住冲动,拍了拍安定的肩,用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说:“恭喜您进入段位:‘直男初步’。”
安定的脸立马绿了。
“希望您能向着‘直男进阶’段位努力。”
“……求求你快闭嘴,我快抑制不住我的手了。”
“好了好了,下个问题。眼线的作用?”
“矫正眼型,强调眼妆吧?”
“……你这家伙的理论知识意外的全面啊。”
……
“好了……倒数第二个问题……”加州清光不可思议的看着大和守安定,“著名的‘5号香水’的品牌?”
“香奈儿的吧。”
“‘6号香水’的品牌呢?”
大和守安定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冷静的说:“加州清光白痴牌的。”
加州清光咬咬牙,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较这个劲。
毕竟身边有这么可爱的自己在,大和守安定那家伙就算笨成猪也多多少少会耳濡目染一点,所以说从头开始为什么要跟他吵架啊?
“……算你赢啦。”加州清光无力的摆摆手,把整个身子沉到沙发里,眼神空洞而了无生机。
安定凑到他眼前,眼睛闪闪发亮:“有没有奖励?”
“有。”加州清光直起身子,看着安定一脸期待冷笑一声:“是你最喜欢的大嘴巴子。”
然后他就被怼回了沙发上。
清光不死心,颤颤巍巍的伸出手:“你看看你这个不孝子,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现在你长大了好不容易见你一面给你最喜欢的大嘴巴子你还不乐意。你看看你是不是把我教给你怎么做人都给忘了……哇你凑过来干嘛——唔——”
安定眨眨眼:“奖励。”
他看着那双湛蓝的、纯粹的喜悦着的眸子,恍惚的以为自己正在云端沉浮。
事后安定淡定的起来一抹嘴唇:“我比较喜欢这个大嘴巴子,爸爸我下回还想吃。”
加州清光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接触到他的视线后脸上表情瞬间悲切万分,眼神仿佛被糟蹋的良家妇女。
安定闷笑了一声,一把把他费尽心机弄了四十分钟才做好的发型肉的乱七八糟,简直宛如有野牛在上面跳过舞。
“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尖叫一声跳了起来,刚才的粉红泡泡荡然无存。“你大爷的——大和守安定——站住——有种就别跑!混蛋!”
“这样的日子似乎挺不错的。”在逃跑的时候,安定是这样想的。
当然,我想这个念头并没有帮助他发现地上的那些会让他在下一秒滑倒的水。
4.
“啊——好烦——”大和守安定把啤酒杯重重的一放,把脸埋在手臂里。
和泉守兼定和长曾祢虎彻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恐惧与拒绝。最后长曾祢顶不住了,叹了一口气抽了个吸管开始戳安定的脸。
“说吧你和清光又怎么了。”
“我发现他就是个笨蛋。”安定绝望的抬头,眼中还有可疑的泪水,“料理白痴,生活九级残废,而且还是个事儿逼。”
“那你就跟他说。”长曾祢又一次提出这个从来没被实施过的计划。和泉守配合的打了个嗝。
“谁敢和他那种小仙女说?”安定哼了一声,似乎回忆起之前惨痛的经历。“上次我跟他提了一句关于做饭的事,结果被迫吃了一个月他做的饭。那家伙在这方面倒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怪不得你那个月一直面黄肌瘦印堂发黑鼠目寸光!”和泉守恍然大悟,“我还以为你精(尽人亡?)……唔唔唔……”长曾祢一把捂住他的嘴,露出尴尬而不知所措的笑容。
好在大和守安定还没有注意到。“其实,那家伙最大的问题不是这个。”
“还有什么问题?”长曾祢好奇的问。
“那家伙最大的问题……就是太可爱了。”大和守安定有气无力的说,“本来像个笨蛋一样干出那么多蠢事,结果稍微卖个萌服个软我居然就原谅他了……总是挑战我的自制力下限啊……”
目前仍旧没有追到蜂须贺的长曾祢和堀川国广有事回了娘家结果再没回来的和泉守沉默了一下。
思考良久,他们把醉的不清的安定从酒吧拖了出去。
毕竟酒吧里人多,不好动手。
5.
“他为什么……这么多伤?”加州清光吃惊的看着满脸淤青的大和守安定。
“自己摔的。”长曾祢说。
“撞到电线杆上了。”和泉守说。
“无论哪种都很不可信。”这是加州清光的结论。
他看着睡成烂泥的大和守安定,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
把安定抱到床上(中间带着人滑了一跤……),走进厨房,开始煮醒酒汤。这是以前的他做梦都没想到的事。
安定出了很多汗,刚才肯定是去了很热的地方,要把衣服换下来。剩下的事就交给洗衣机了。
加州清光看着自己的手。
红色的指甲尽管有被好好的爱护,但仍然不可避免的被划了几道。
煮醒酒汤,洗衣服,这些事都是这双手以前不曾干过的。
加州清光叹气,这就要和笨蛋安定开始新的生活了。
那么就随遇而安吧?反正我这么可爱,在哪里都会闪闪发亮。
即使是娇气的笨蛋,也会为了你而努力的。
加州清光握着大和守安定的手睡着了。
交叠的两只手,在以后,很多很多年以后,仍会一直紧紧的握着,经过很多很多值得回忆的故事,见到很多很多难以忘怀的人。
但是,永远不会变的,是最初的那双手啊。


————————
脑阔疼。写的好晚,明天四点就要起床。
看在脑阔疼的面子上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再评个论吧……?

评论

热度(92)

  1. 天龙座的神矢昭风 转载了此文字
    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