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座的神矢

宇宙矢人,一个喜欢自娱自乐的人,什么都喜欢

【安清】菜单上的春天(下)

Doollanttle_今天掉san了吗?:

(突然觉得这篇独立成章直接看也没问题……捂脸)
#现pa安清,私设如山,ooc现场
#兼桑直男设定


“哟,下午好啊!” 
安定闻声抬头,见到自己等待的对象终于姗姗来迟。 
“下午好,兼桑。” 
锻炼充分的男人早早的换了短袖,漂亮的肌肉暴露在空气中,而乌黑的长发用红色的发绳高高的束起,又干练又个性。 
自己关系好的人大部分都是这样的不停的将自己改造到更加完美的状态。虽然很棒,但总是缺了点什么。 
不过这也是城市的一部分吧。 
作为预备役的律师,安定和兼桑——和泉守兼定——约好了晚些时候去旁听一场刑事诉讼的审判。 
一起连环杀人案,这在日本很罕见。 
“一个不幸的消息。”兼桑大大咧咧的在安定对面坐下“审判延期了。” 
“哈?”安定有点反应不过来。 
“字面意咯,被告突然提供了新的证词,然后……” 
“司法交易吗?”安定的目光暗下去。 
“放心好了。又不是古代,司法交易顶多从无期变成25年有期徒刑,那家伙不可能有人给他保释的。对了对了,晚上有联谊会你去不去?”兼桑翻开菜单“唔哦……又到春天了啊。听三班的美香说这家的限定款芭菲不错。” 
“美香?你又换女友了?” 
“还没呢,不过你不觉得真理亚有点神经质吗?我只是去了趟骑术俱乐部而已,就怀疑我和不三不四的混在一起——你现在还单身呢吧?听说今晚有K校的音乐生过来哦——喂,我说你啊,自从那次从牧场回来就神不守舍的,遇上你的真命天女了?” 
“……算是吧。”是男的。安定叹气。 
“但是没有可能的吧?”兼桑也叹气“你俩进行到哪一步了?接吻?还是已经……” 
“连手都没牵。约会到是有几次。”安定想了想说。 
“还不算太糟。如果你要想追她的话可以趁着假期约她来东京玩,反正你爸手里的酒店那么多,到时候……你懂的。” 
“……大概……没有用的吧。”安定感到绝望“只是认识了一个月而已啊……就算送过礼物了他也不一定会注意嘛……总之……谢谢你的提议。” 
“下药也可以的。”兼桑一脸认真。 
“到时候还拜托你帮我做无罪辩护咯。” 
“大概不行。”兼桑摇头“咱俩算共犯,得再找律师。” 
“打住……”安定机械的翻着菜单,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 
春季限定自然而然的少不了草莓,他又想起在牧场的那一个月了。 
那盒淡雪最后加州只吃了两个,说什么也不肯多吃,后来临走的时候安定偷偷的在清光房间里又留了一盒,外带一盒叫初恋新品种。 
淡雪真的很好吃。安定现在还能回忆起那种清甜的口感,微微的酸味很好的融合在饱满多汁的果肉里,真的像早冬的新雪般透彻清爽。 
加州绝对很喜欢吃的,因为当安定把第三颗递给他的时候他纠结了好一会然后以吃不下了为理由拒绝了。 
小鸟胃怎么可能,头一天晚上安定可是见他去取了两次面包的。 
大概是不想欠这个人情,反正几天后安定和加州出去玩的时候安定收到了一瓶香水,中性沉稳的木质香,但是里面夹杂着若有若无的草莓的香味——香水瓶子是很普通的那种——木香里掺着甜美果香这种诡异的搭配应该是自制的。 
安定现在只有在正式场合才拿出来喷一点。
他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年夏天他一定要再去一次牧场。 

他真的太怀念在牧场的那段生活了。有了加州在哪怕是一天三顿奶酪沙拉面包安定都觉得可以忍受。 
实际上两个人的“约会”不止局限于市场和牧场。 
山里他们也去过不少次,仅存的山林里没有什么惊喜,两个人就是漫无目的的在林子里乱晃。安定不知道加州到底注没注意到自己的情愫,反正他依旧有意无意的撩拨安定。 
肢体的接触并非不频繁,但是总是有指导、示范、保护等等等等的正当理由,用显微镜对着六法全书挑都挑不出毛病来。 
可是安定清楚的感觉到加州不排斥两个人的亲密接触。 
就算是这样…… 
只有一个月而已。 
一个月后安定就回了东京。 
而他走的前一天清光一大早被叫去回老家处理事情,一直到安定走都没回来。 
没有告别,也没留下联系方式。 
除非安定再去一次,可是他实在抽不开身,法学院的课业压力很大,他必须努力才能不掉队。 
“等一下,你把人家女孩子约到东京来她爸爸不会骑马追杀你然后把你当街爆头吧?!”兼桑突然后知后觉的叫道。 
“冷静下来……加州男孩子哦,是男孩子。这又不是西部片片场,不会这么凶残啦!”安定看着周围投过来的视线,不自然的辩解。 
“真是够怂的。”兼桑毫无波动的接受了加州是男孩子这件事并且迅速总结“拿出上学期你辩论会舌战群儒的气势你还搞不定一个乡下来的小鬼?” 
“我们三个同龄的,而且我俩都比你大。”安定面无表情吐槽“叫哥哥。” 
“你就比我大一个月。你看你连人家生日都知道了居然还什么都没发生?大哥你是来搞笑的吗?” 
“……首落去死吧你。”安定翻了个白眼。 

加州喜欢打扮自己也喜欢看书,虽然大部分是爱情小说,但也看一些短篇集,比如第一天见面他拿的那本书就是欧亨利的小说集。 
加州看的书——就安定知道的——安定后来都看了,唯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欧亨利的那篇……叫什么来着……《最亲爱的沃尔特和白水煮鸡蛋》*? 
故事讲了在城里谋生的姑娘萨拉在蒲公英盛开的春天和农民沃尔特相爱了,并且订了婚。奈何为了生计萨拉回了城市,后来两个人断了联系,第二年春天沃尔特突然出现在了失落的萨拉面前,给了她一个惊喜。 
因为做打字员的萨拉给餐馆打菜谱的时候把“蒲公英和白煮蛋”打成了“最亲爱的沃尔特和白水煮鸡蛋。”进城找萨拉的沃尔特看到了菜单就找到了女主,结尾没有点明但是肯定是男女主角可喜可贺的在一起了。 
可喜可贺。 
和自己很像,但是自己不是打字员也没有沃尔特的运气,除了去找加州别无选择。 
……但是如果是自己误会了怎么办…… 
安定陷入了纠结。 
一点都不浪漫。 
两个人之间真的就只是散散步学学骑马而已,而且仔细回想加州对自己简直好的不像话,知道自己吃不惯西餐还会带饭团和寿司给他当下午茶,临走前一周,安定极不好意思的问到是否是旅店的附加服务时,被加州用饭盒敲了脑袋。 
“傻瓜吗你?!” 
那天的散步就此结束,安定一个人把淡雪和香绯牵回了牧场,但是香绯似乎察觉到了清光的情绪,和淡雪都极其的不配合,安定废了老大的劲才把这两匹年轻力胜的小母马弄了回去。 
*  
“所以说你盯着菜单在找什么呢?”同来的和泉守兼定托着腮问道“还是说在想那个牧场家的小鬼呢?要不春假的时候你……”  
“最亲爱的沃尔特和白水煮鸡蛋……啊……我要是有沃尔特的运气就好了……”安定沮丧的鼓出包子脸。  
“嘛,最亲爱的沃尔特和白水煮鸡蛋是不会有的,不过本店新推出的草莓芭菲要不要尝试一下呢?大好评的热门款哦,店长亲选了六种草莓制作,每一口都会让客人您有不一样的体验!”  
安定闻声回头,看到那张无视次出现在梦里的脸正按在一副穿着侍应生衣服的身体上,标志性的红指甲和偶尔出现的金色耳环并没有看到,但是那双眼尾微微上挑的罕见红色眸子安定绝对不会认错。  
“你真的是加州?”  
安定抓住了侍应生的手,恨不得在脸上写上惊讶两个字。  
和泉守吹了声口哨,低头去看菜单。  
春天来了。 
不只是人们的衣服变少而已。 
安定把菜单递给清光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了。 
白水煮鸡蛋也好草莓芭菲也好…… 
春天到了嘛。 
“当然咯,你叫我清光就好了,叫姓多少有点生分吧?我们可是已经认识一个月的了哦,怎么样?春节限定版草莓巴菲,要来一份吗?” 
“当然!”安定点头。


-fin-


*该篇真正的题目叫《菜单上的春天》……欧亨利涉及到食物的短篇不少,有时候看着看着就饿了……

评论

热度(52)

  1. 天龙座的神矢Doollanttle_咕咕咕 转载了此文字